简体中文 ENGLISH

雨仁研究

雨仁研究 > 理论研究 >

刘占国 范小强:推进绿色矿山建设,露天矿山首当其冲
 
2019年5月29日,自然资源部办公厅向省级人民政府办公厅下发《自然资源部办公厅生态环境部办公厅关于加快推进露天矿山综合整治工作实施意见的函》(自然资办函〔2019〕819号)要求,贯彻 “谁开采、谁治理,边开采、边治理”原则,引导矿山按照绿色矿山建设行业标准,以环境影响报告书及批复、矿山地质环境保护与土地复垦方案等要求,开展生态修复。实际上,2019年4月,自然资源部办公厅曾向长江沿岸省区自然资源主管部门下发《自然资源部办公厅关于开展长江经济带废弃露天矿山生态修复工作的通知》。
露天矿山企业存在边坡地质灾害、废石尾矿等固体废物污染、污水侵蚀土壤、大气噪声污染等环保问题,于是,从安全角度曾被广为推崇的露天开采矿山,近年成为整治的重点。

一、绿色矿山政策的新要求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十分重视绿色矿山建设,将其作为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一个重要抓手。

1.中央有关绿色矿山的政策

2015年4月,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强调“加快推进绿色矿山建设”。
2016年3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强调:“大力推进绿色矿山和绿色矿业发展示范区建设”。
经国函〔2016〕178号批复的《全国矿产资源规划(2016—2020年)》强调:建设一批国家级绿色矿山,“通过规划实施,到2020年基本建成节约高效、环境友好、矿地和谐的绿色矿业发展模式”。
2017年3月,原国土资源部等六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加快建设绿色矿山的实施意见》(国土资规〔2017〕4号)。
2018年《宪法修正案》将“生态文明”“新发展理念”等载入宪法。

2.有关绿色矿山的国家标准

除了上述中央政策高度重视绿色矿山建设之外,有关部门还陆续发布了绿色矿山建设的行业标准和团体标准及地方标准。
2017年3月20日,湖州市发布了我国首个地方绿色矿山建设标准——《绿色矿山建设规范》(DB3305/T 40-2017)。2017年12月21日,中国矿业联合会发布了我国首个绿色矿山社团标准——《固体矿产绿色矿山建设指南(试行)》。2018年10月1日,由自然资源部发布的《非金属矿行业绿色矿山建设规范》(DZ/T 0312-2018)、《化工行业绿色矿山建设规范》(DZ/T 0313-2018)、《黄金行业绿色矿山建设规范》(DZ/T 0314-2018)、《煤炭行业绿色矿山建设规范》(DZ/T 0315-2018)、《砂石行业绿色矿山建设规范》(DZ/T 0316-2018)、《陆上石油天然气开采业绿色矿山建设规范》(DZ/T 0317-2018 )、《水泥灰岩绿色矿山建设规范》(DZ/T 0318-2018)、《冶金行业绿色矿山建设规范》(DZ/T 0319-2018)、《有色金属行业绿色矿山建设规范》(DZ/T 0320-2018)等9项行业标准开始实施。

二、对露天矿山企业的重大影响

鉴于国家对生态文明建设及绿色矿山建设的大力推动,并将露天矿山的绿色矿山建设作为重要整治领域,笔者认为,以下几点需要矿山企业注意。

1.本轮露天矿山整治将深刻影响砂石骨料供求格局。

众所周知,建筑石料矿多以露天方式开采,因此,本次大规模对露天矿山的整治实际上将对砂石骨料市场带来巨大影响。对于已经投产、规范运营的露天开采建筑石料矿构成巨大利好,对于规划期和基建期的矿山形成一定压力。
重点区域是指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包含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石家庄、唐山、邯郸、邢台、保定、沧州、廊坊、衡水市以及雄安新区,山西省太原、阳泉、长治、晋城市,山东省济南、淄博、济宁、德州、聊城、滨州、菏泽市,河南省郑州、开封、安阳、鹤壁、新乡、焦作、濮阳市等;长三角地区,包含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安徽省;汾渭平原,包含山西省晋中、运城、临汾、吕梁市,河南省洛阳、三门峡市,陕西省西安、铜川、宝鸡、咸阳、渭南市以及杨凌示范区等。
在河北、河南、山西、山东等地方政府出台的文件中,将上述地区又予以细化。例如山东省规定,7个传输通道城市原则上禁止新建露天矿山建设项目;陕政发〔2018〕29号文强调,关中地区原则上禁止新建露天矿山建设项目。
《河南省露天矿山综合整治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实施方案》,规定“三区两线”(自然保护区、重要景观区、居民集中生活区的周边和重要交通干线、河流湖泊直观可视范围)),“三区两线”及特定生态保护区域严禁新建露天开采矿山,其他区域严格控制新建露天开采矿山数量。

2.新建露天矿山必须达到绿色矿山建设标准,现存露天矿山需加大绿色矿山建设力度,这直接导致建设成本上升。

2016年以来,各地陆续颁布了绿色矿山建设规划,虽然对于存量矿山何时达到绿色矿山建设标准,各地要求不一致,但是,对于新建矿山,各地要求基本一致,即必须达到绿色矿山建设标准。例如,山东省人民政府出台文件,要求到2020年,全省大中型绿色矿山比例力争达到80%。
广东省自然资源厅出台粤国土资规字〔2017〕6号文,要求:至2020年底,全省建设250个绿色矿山。安徽省自然资源厅出台皖国土资〔2017〕200号文,要求新建矿山100%达到绿色矿山建设要求,生产矿山加快改造升级;力争到2020年,绿色矿山达标率20%左右,到2025年,全省绿色矿山达标率40%。
《河南省露天矿山综合整治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实施方案》强调,到2020年底,露天矿山全面达到绿色矿山建设标准;在“三区两线”及特定生态保护区域内,露天矿山采矿许可证到期后不予延续,到期一律关闭退出。

3.现存露天矿山扩大矿区范围将更加困难,甘肃已对地下开采给予积极鼓励。

《浙江省自然资源厅关于禁止新建露天矿山严格管控新设矿业权的通知》规定:严格禁止自然资源等有关部门新设经营性露天矿山矿业权(包括探矿权、采矿权,下同),未经批准不得变更矿区范围、开采矿种和开采方式。
重庆市国土房管局出台渝国土房管〔2018〕319号文,要求:新建、扩大矿区范围矿山,按照采矿权出让合同约定时限,督促采矿权申请人在采矿登记前提交经审定的绿色矿山建设实施方案。由矿山企业委托编制或自行编制绿色矿山建设实施方案,经矿山企业加盖印章、法定代表人和技术负责人签字认可后,向区县国土资源管理部门报备,作为绿色矿山建设督导检查、第三方评估依据。
《甘肃省自然资源厅关于打赢蓝天保卫战全面推进露天矿山综合整治的通知》规定:积极鼓励非金属、砂石料矿山企业以地下方式实施开采。

4.近两年关于露天矿山关闭、采矿权延续等方面的行政纠纷可能增多,企业应树立法治思维,理性维权。

由于有关矿产资源法律、行政法规的滞后,而最新政策对于露天矿山的要求趋紧,部分地方政府及其主管部门为了完成规定任务,可能采取较多的行政手段,而忽视了法律、经济手段。依法治国强调程序正义,善法良治,但是,远水不解近渴,处于一线的执法部门将承受依法行政、政令统一及行政相对人合法权益等同时兼顾维度下的张力冲突和较大压力。于是,当行政执法机完成了其所谓“任务”后,可能部分矛盾将会转移到司法机关。在露天矿山合法与否的事实认定,关闭矿山的法律政策依据是否充分,对关闭退出矿山的资金补偿准备及其补偿范围等方面,将会成为解决有关纠纷的重点。

关注雨仁律师事务所官方微信

雨仁律师事务所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26号恒华国际商务中心A座422室
邮编:100045电话:+8610-58566980/1/2/3 传真:+8610-58568919
版权所有 2015-2019 雨仁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706317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813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