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ENGLISH

雨仁研究

雨仁研究 > 理论研究 >

申升:矿业合同管理之(十四)矿业项目合作开发合同管理


申升律师按:矿业合同的范围极其广泛,从广义上讲,只要与矿产资源开发利用有关的、核心内容是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的合同大体都可以纳入到矿业合同的范畴。为使矿业相关单位更好地进行经济往来,并对于矿业合同管理具有更深入的认识,本微信平台连续发布了10期关于矿业合同管理制度及方法的文章,以帮助矿业相关单位更好地进行合同管理,避免或减少经济纠纷的发生。自本日起继续发布矿业开发合同的5期相关文章,进入对具体矿业合同操作阶段。

一、矿业项目合作开发合同概述
在矿业项目合作初期,先成立公司运作项目并非最佳选择,因为矿业开发,尤其是在矿产勘查阶段的风险很大。通常情况下,投资方可先行投入,做初步的勘查和验证,得到一定数据后,以确定是否进一步合作,这是常见的规避风险的做法。因此,在勘查阶段,采取契约型的合作勘查方式更为合适。当找矿失败时,便于处理分手时合作双方的法律和财务等相关问题。相对于合作各方而言,契约型合作勘查具有互补性,一方拥有找矿潜力的探矿权,另一方拥有进行可行性研究和开发的技术资源和融资能力。在矿产勘查阶段,对于契约型合作来讲,如果不涉及国家投入的情况下,双方关于探矿权价值的确定协商的空间较大,可协商定价,也可以约定评估作价,根据双方投入或约定划分权益。
矿业项目合作开发合同,是指矿业项目开发各方以契约的方式进行矿业开发,所签署的约定各方权利义务关系的协议。国土资源部《矿业权出让转让管理暂行规定》(国土资发[2000]309号)第42条规定:“合作勘查或合作开采经营是指矿业权人引进他人资金、技术、管理等,通过签订合作合同约定权利义务,共同勘查、开采矿产资源的行为。”第44条规定:“不设立合作、合资法人勘查或开采矿产资源的,在签定合作或合资合同后,应当将相应的合同向登记管理机关备案。”可见,我国矿产资源法允许契约型的合作勘查或合作开采,但在签定合作合同后,应当将相应的合同向登记管理机关备案。需要注意的是:如果在契约型合作中,矿业权人以矿业权合作之名,行矿业权出租之实(如在合作合同中约定,由合作他方向矿业权人支付一定的费用,以获得矿区的开采权,并享有采出的矿产品的所有权),则国土资源部门应将此种合作视为租赁。
二、矿业项目合作开发合同的生效
我国《合同法》规定,当事人订立合同,采取要约、承诺的方式,承诺生效时合同成立。根据《合同法》原理,只要合同当事人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意思表示真实,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及社会公共利益,不存在导致合同无效的特定行为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但是“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生效的,依照其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9条规定:“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合同应当办理批准手续,或者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才能生效,在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当事人仍未办理批准手续的,或者仍未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合同未生效;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合同应当办理登记手续,但未规定登记后生效的,当事人未办理登记手续不影响合同的效力,合同标的物的所有权及其他物权不能转移。”也就是说,虽然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合同成立后必须进行登记,但只要是没有规定其未经登记就无效,就应当认定其效力。因为此时合同登记的主要目的仅是发生物权变更或转移的一个法定要件,但并不影响合同的成立与效力。
虽然《矿业权出让转让管理暂行规定》第36条将矿业权转让界定为“矿业权人将矿业权转移的行为,包括出售、作价出资、合作、重组、改制等”,规定合作属于矿业权转让的方式,但对于非法人型的合作勘查或开采是否也属于矿业权转让的方式未作出说明。从1996年修订的《矿产资源法》第6条及1998年国务院《探矿权采矿权转让管理办法》第3条第2款的措辞来看,采矿权转让是指采矿权人将采矿权转移的行为,其核心是采矿权主体发生了变更。在未设立合作、合资法人的情形下,不存在采矿权在合作方之间的转移,也不存在采矿权在合作方与新设法人之间的转移,因此,此时的合作开采实质上不属于采矿权转让,采矿权人没有发生变化,也没有权属变更登记的可能与必要,当然也就没有必要规定合同经审批后才生效。因此,可以认为国土资源部《矿业权出让转让管理暂行规定》的本意应当是:只有因与他人合资、合作经营导致矿业权转移(即矿业权权属的变更)的,才需要按照矿业权转让的规定进行审批,并办理矿业权的变更登记手续,而对于不需要变更矿业权主体的合作开采,则不应视为矿业权的转让。从立法层面上讲,《矿业权出让转让管理暂行规定》仅是国土资源部颁发的规范性文件,不能成为判定合作开采合同效力的依据。虽然国土资源部《矿业权出让转让管理暂行规定》第44条规定:“不设立合作、合资法人勘查或开采矿产资源的,在签订合作或合资合同后,应当将相应的合同向登记管理机关备案。”但是,可以认为,“向登记管理机关备案”只是对合作形式的管理性规定,并非效力性强制规定。从《合同法》的角度理解,契约型合作开采合同应当自当事人依法完成签署时生效,备案与否不影响其法律效力,仅不具有对抗善意第三人的公信力。
三、矿业项目合作开发合同的备案 
实践中,基于对契约型合作开发合同备案问题的不同认识,部分省份出台相关规定予以规范。有规定“所有合作勘查开采合同需要经审查批准生效”;也有规定“合作方不设立法人进行勘查的,合作勘查合同应备案”;还有规定“合作勘查合同应报探矿权登记管理机关备案,合资、合作勘查中控股股权发生变化的,须经探矿权登记管理机关批准”。这种标准不一的现实情况,严重影响了我国法制的统一和法律的权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指出,《合同法》第52条第(五)项规定的“强制性规定”,是指效力性强制性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前形势下审理民商事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特别指出:“注意区分效力性强制规定和管理性强制规定。违反效力性强制规定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合同无效;违反管理性强制规定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具体情形认定其效力。”而《矿业权出让转让管理暂行规定》第44条第二款的规定,系对不设立合作法人合作形式的管理性规定,并非效力性强制规定。因此,合作备案与否不影响合同的效力,更不能认为合作勘查开采合同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而无效。
我国《矿产资源法》、《探矿权采矿权转让管理办法》所定义的采矿权转让,是指采矿权人发生变更的情形,规定矿业权转让合同批准生效是为了下一步办理矿业权权属变更所做的铺垫。故不发生采矿权权属变动的契约型合作开发不应当适用于批准的规定,不宜以批准、备案作为矿业项目合作合同的生效要件,而应当遵循意思自治原则,合同一经签署即生效,备案与否仅应从能否对抗第三人的角度进行分析。合作勘查开采合同备案的实质是为了实现国家相关机关对民事主体的民事行为的监督或管理,主要目的在于“知晓”当事人之间已经发生了这一民事法律行为,其本身没有干预的意思和必要。正如国土资源部中央地勘基金管理中心于2009年6月29日发布的《中央地质勘查基金项目勘查合同书》中所要求的,原探矿权人应出具在合作勘查期间不单方处置合作探矿权的书面承诺,并由地勘基金发函到颁发合作项目勘查许可证发证机关备案,目的是保证地勘基金勘查出资权益,利于矿政管理。因此,当事人在履行合同的过程中,对于合作合同备案问题发生争议时,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合同有效,判决继续履行合同,办理登记、备案手续。



【完】



关注雨仁律师事务所官方微信

雨仁律师事务所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26号恒华国际商务中心A座422室
邮编:100045电话:+8610-58566980/1/2/3 传真:+8610-58568919
版权所有 2015-2019 雨仁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706317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813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