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ENGLISH

雨仁研究

雨仁研究 > 理论研究 >

申升:矿业合同管理之(十三)签订矿业合资开发合同应注意的问题


申升律师按:矿业合同的范围极其广泛,从广义上讲,只要与矿产资源开发利用有关的、核心内容是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的合同大体都可以纳入到矿业合同的范畴。为使矿业相关单位更好地进行经济往来,并对于矿业合同管理具有更深入的认识,本微信平台连续发布了10期关于矿业合同管理制度及方法的文章,以帮助矿业相关单位更好地进行合同管理,避免或减少经济纠纷的发生。自本日起继续发布矿业开发合同的5期相关文章,进入对具体矿业合同操作阶段。

一、重视公司章程的制定
项目公司的“宪法”是经登记的《公司章程》。在2005年《公司法》修改前,受到的管治较多,《公司章程》无法充分体现当事人的意思自治精神。即便《公司法》在2005年修订后,基于惯性思维以及各地工商登记机关的认识水平不一,导致实践中公司的《公司章程》仍以工商登记机关的“范本内容”为准,合作双方有关权益分配比例及稀释计算公式、清算条款、反清算条款等核心内容无法充分体现在《公司章程》中。尽管实践中,项目公司的合作各方通常也签订《出资协议书》或《合作勘查(或开采)协议》,但由于该等协议不经公示,加之当事人不注重《公司章程》内容与该等协议的无缝衔接,导致一旦发生纠纷,该等协议的核心内容往往无法对抗第三人,无法受到法律的充分保护。
二、矿业权作价出资问题
2005年修订的《公司法》第27条规定:“股东可以用货币出资,也可以用实物、知识产权、土地使用权等可以用货币估价并可以依法转让的非货币财产作价出资;但是,法律、行政法规规定不得作为出资的财产除外。”《公司法》虽没有列明矿业权是否能够用于向公司投资并作为注册资本的构成要素,但从上述出资角度看,矿业权符合“可以用货币估价可以依法转让”的条件,也即可以作为非货币资产作价出资。但矿业权作价出资属于矿业权转让的情形,必须首先符合矿业权转让的条件。也就是说,只有在具备矿业权转让条件下的矿业权作价出资才具有合法性。比如,以在勘查空白区刚取得、还未进行过任何勘查投入的探矿权作价出资,因不满足探矿权转让的实质条件,就是不行的。
三、反稀释条款问题
合资勘查中稀释条款与最低权益保障条款往往是合资勘查的核心内容。《公司法》在2005年修改前,稀释条款没有生存的法律空间。《公司法》于2005年修订后,为体现“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公司法》第35条规定股东可以不按照出资比例分取红利。在实践中,此条可作为稀释条款适用的法律根据。具体而言,合作双方可以约定,在地质勘查工作达到及完成某一阶段(指预查、普查、详查、勘探)前,甚至项目公司存续期间,以提供探矿权作为合作条件的一方(探矿权人),其在项目公司中的出资比例可以随着投资者的增资而不断被稀释,但无论投资方增资多少,探矿权人始终享有不低于一定比例的权益(限于分红权、表决权)。需要注意的是,该等内容最好记载于《公司章程》,同时应事先明确约定引进新的投资者、原投资者退出时的承继机制、补偿机制、违约责任等。
四、法人治理问题
有限责任公司突出“人合”性质,不是完全的“资合”,故可以通过适当的约定最大限度地规避“资本多数决原则”给项目公司法人治理造成的“一股独大”局面。具体而言,探矿权人可在合资勘查开采协议中明确约定不论实际出资份额多少,均有权委派一定比例的董事、高管等;董事会决议采取三分之二多数决原则,而非通常意义上的二分之一以上通过;对项目公司存续、发展至关重要的事项,包括但不限于章程修改、增减注册资本等事项,需明确约定由股东会一致通过,而非通常意义上的三分之二以上通过;并将前述内容记载于《公司章程》,注意合作勘查开采协议与《公司章程》内容的有效衔接。



【完】



关注雨仁律师事务所官方微信

雨仁律师事务所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26号恒华国际商务中心A座422室
邮编:100045电话:+8610-58566980/1/2/3 传真:+8610-58568919
版权所有 2015-2019 雨仁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706317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813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