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ENGLISH

雨仁研究

雨仁研究 > 理论研究 >

计珺:最高院案例:关于行政协议争议案件,你应当知道的司法审查观点(二)行政协议的受案范围
最高院案例:关于行政协议争议案件,你应当知道的司法审查观点(二)行政协议的受案范围
2015新修改的行政诉讼法第12条第一款第(十一)项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不依法履行、未按照约定履行或者违法变更、解除政府特许经营协议、土地房屋征收补偿协议等协议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有观点认为,根据此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协议案件仅限于不依法履行、未按照约定履行、违法变更及解除行政协议四种情形。根据 蒋大玉与重庆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撤销行政协议再审案件(2017)最高法行再49号,最高人民法院认为行政协议诉讼的受案范围不应仅限于《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第一款第十一项规定的四种情形,而应包括所有行政协议争议。
争议类型而言,除《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第一款第(十一)项所列举的四种行政协议争议外,还包括协议订立时的缔约过失,协议成立与否,协议有效无效,撤销、终止行政协议,请求继续履行行政协议、采取相应的补救措施、承担赔偿和补偿责任以及行政机关监督、指挥、解释等行为产生的行政争议。
从现行行政诉讼法、合同法及其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看,对行政协议的起诉不仅限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第一款第(十一)项列举的四种情形,而应包括所有的行政协议争议。
1.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五条“行政行为有实施主体不具有行政主体资格或者没有依据等重大且明显违法情形,原告申请确认行政行为无效的,人民法院判决确认无效”规定,行政协议作为行政行为的重要组成部分,如其有上述规定情形,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申请确认行政协议无效的,人民法院判决确认无效。
2.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已被《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替代)第十五条第二款“原告请求解除协议或者确认协议无效,理由成立的,判决解除协议或者确认协议无效,并根据合同法等相关法律规定作出处理”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依法请求解除行政协议或者确认行政协议无效。
3.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已被《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替代)第十四条“人民法院审查行政机关是否依法履行、按照约定履行协议或者单方变更、解除协议是否合法,在适用行政法律规范的同时,可以适用不违反行政法和行政诉讼法强制性规定的民事法律规范”及《合同法》第五十四条“下列合同,当事人一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一)因重大误解订立的;(二)在订立合同时显失公平的。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当事人请求变更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不得撤销”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依法请求变更或者撤销行政协议。
因此,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请求变更、撤销及解除行政协议或者确认行政协议无效等,而不应仅限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第一款第(十一)项规定的四种情形。


关注雨仁律师事务所官方微信

雨仁律师事务所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26号恒华国际商务中心A座422室
邮编:100045电话:+8610-58566980/1/2/3 传真:+8610-58568919
版权所有 2015-2019 雨仁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706317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813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