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ENGLISH

雨仁研究

雨仁研究 > 理论研究 >

张烨:诉讼时效中断对保证责任效力适用的影响(二)
诉讼时效中断对保证责任效力适用的影响(二)
前文中,笔者已就诉讼时效的中断进行了简要介绍,并就借款合同(主合同)诉讼时效中断及于一般保证人的效力做了详细分析,本文将就借款合同(主合同)诉讼时效中断及于连带保证人的效力做重点阐释。
《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以下简称“《担保法》”)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在合同约定的保证期间和前款规定的保证期间,债权人未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免除保证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最高人民法院  法释〔2000〕44号  生效日期 2000年12月13日 以下简称“《担保法司法解释》”)第三十四条第二款规定“连带责任保证的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届满前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从债权人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之日起,开始计算保证合同的诉讼时效”
第三十六条规定“一般保证中,主债务诉讼时效中断,保证债务诉讼时效中断;连带责任保证中,主债务诉讼时效中断,保证债务诉讼时效不中断”。
根据前述规定,连带责任保证中,主债务诉讼时效中断,保证债务诉讼时效不中断。即在合同约定的保证期间或法定的保证期间内,债权人仅仅向债务人主张债权导致借款合同(主合同)诉讼时效中断的,不必然导致保证合同(从合同)诉讼时效的中断,债权人未在保证合同(从合同)的诉讼时效期间内,向保证人主张承担保证责任的,则保证人免除保证责任。
但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  法释〔2008〕11号  生效日期 2008年9月1日 以下简称“《诉讼时效规定》”)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对于连带债务人中的一人发生诉讼时效中断效力的事由,应当认定对其他连带债务人也发生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
连带保证责任关于诉讼时效中断的法律适用上,最高人民法院的两个司法解释《担保法司法解释》第三十六条与《诉讼时效规定》第十七条有者明显的矛盾之处。
根据《担保法司法解释》第三十六条的规定,针对于连带保证责任,主债务诉讼时效中断,保证债务诉讼时效不中断。继续以前文列举为例,假设:自然人甲作为出借人(债权人)与自然人乙(债务人)签订《借款合同》,借款期限为一年,2017年4月1日至2018年4月1日,同时自然人丙、丁、戊分别为乙的前述借款提供保证,并签订《保证合同》,自然人丙承担一般保证责任,自然人丁、自然人戊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保证期限均为三年。
如果债权人甲在2020年6月1日向债务人乙发出书面还款通知(未向连带保证责任人丁和戊发出还款通知),则对于债务人乙而言,发生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诉讼时效应从2020年6月1日重新计算三年;但是针对于连带保证责任人丁和戊,其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诉讼时效并未产生中断的效果,债权人甲向连带保证责任人丁和戊主张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仍然为2018年4月2日至2021年4月1。
但是根据《诉讼时效规定》第十七条的规定,连带债务人中的一人诉讼时效中断,对其他连带债务人也发生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就前述列举而言,如果适用《诉讼时效规定》第十七条的规定的规定,债权人甲在2020年6月1日向债务人乙发出书面还款通知(未向连带保证责任人丁和戊发出还款通知),对债务人乙发生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同样对连带保证责任人丁和戊也发生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其诉讼时效均应从2020年6月1日重新计算三年。
两个不同的司法解释,产生了完全不同的法律后果,那么究竟应如何适用呢?针对该问题,学术界以及司法界主要存在以下几种观点:
1.    《担保法司法解释》第三十六条的“连带责任保证中,主债务诉讼时效中断,保证债务诉讼时效不中断”之规定,连带保证人并非主债务人,在主债权人只向主债务人主张权利而未向保证人主张权利的情况下,并不能推定其向保证债务人也主张权利。关于《诉讼时效规定》第十七条第二款的“对于连带债务人中的一人发生诉讼时效中断效力的事由,应当认定对其他连带债务人也发生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之规定,该处的“连带债务人”仅指与债权人形成债权债务关系的主债务人,不包括连带保证人,因此,《担保法司法解释》与《诉讼时效规定》之间并不存在矛盾之处。
2.    无论是《担保法司法解释》第三十六条还是《诉讼时效规定》第十七条,前述司法解释的立法本意实际上并未区分主债务人与保证债务人,其所称债务人既包括主债务人又包括保证债务人,根据新法优于旧法的原则(《担保法司法解释》〔2000〕44号;《诉讼时效规定》法释〔2008〕11号),应适用《诉讼时效规定》第十七条的规定,债权人在诉讼时效期间内向部分债务人(借款合同的债务人)主张权利,理应视为其向所有债务人(借款合同的保证人)主张过权利,因而发生了诉讼时效中断的事由,借款合同(主合同)诉讼时效中断,则保证合同(从合同)诉讼时效当然中断。
3.    根据特别法优于普通法的原则(《担保法司法解释》系针对诉讼时效的特别司法解释;《诉讼时效规定》系针对诉讼时效的普通司法解释),应适用《担保法司法解释》第三十六条的规定,债权人在诉讼时效期间内仅仅向借款合同的债务人主张权利,未向借款合同的保证人主张过权利的,借款合同(主合同)诉讼时效中断,但保证合同(从合同)诉讼时效不中断。    
笔者更为赞同第一种观点,《担保法司法解释》第三十六条规定的是向债务人主张权利,并不必然推定其向连带保证人也主张权利,是对债务人与连带保证人之间的规定;而《诉讼时效规定》第十七条第二款的“连带债务人”指针对借款合同(主合同)中的承担连带责任的债务人,不包括连带保证人,其与《担保法司法解释》第三十六条并没有矛盾之处。
笔者认为,在保证责任中,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保证人与承担一般保证责任的保证人有着明显的区别,债务到期后,针对连带保证责任的保证人,债权人可直接要求保证人承担连带还款责任,而无需先行向债务人追讨债务;针对一般保证责任的保证人,债权人必须先行向债务人追讨债务并向债务人提起诉讼或仲裁,在主合同(借款合同)纠纷未经审判或者仲裁,并就债务人财产依法强制执行仍不能履行债务前,一般保证责任的保证人对债权人可以拒绝承担保证责任。
基于此,《担保法司法解释》第三十六条才规定了在一般保证中,主债务诉讼时效中断,保证债务诉讼时效中断;连带责任保证中,主债务诉讼时效中断,保证债务诉讼时效不中断。
如前所述,在连带责任保证中,债权人可以自由选择要求债务人承担还款责任还是要求保证人在其保证范围内承担还款责任,如果在诉讼时效期间内,债权人只向债务人要求偿还债务,而未要求连带保证人偿还债务,则笔者认为应视为放弃要求连带保证人承担责任的权利。基于此,我们可以看出《担保法司法解释》的立法精神旨在,在公平合理的范围内保护连带保证人的合法权益,而不是毫无限制的保护债权人的利益,如果债权人未在诉讼时效期限内要求连带保证人承担责任,则借款合同(主合同)诉讼时效中断,不产生保证合同(从合同)中保证债务诉讼时效中断的效果,从而避免债权人滥用诉讼时效中断制度,同时可以敦促债权人及时向债务人、连带保证人主张权利。

关注雨仁律师事务所官方微信

雨仁律师事务所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26号恒华国际商务中心A座422室
邮编:100045电话:+8610-58566980/1/2/3 传真:+8610-58568919
版权所有 2015-2019 雨仁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706317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813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