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ENGLISH

雨仁研究

雨仁研究 > 理论研究 >

潘月秀:请勿因房本上的“单独所有”寝食难安(一)

春节一放假,人们沉浸在新春佳节欢乐的气氛里,其乐融融,又有多少人因婚姻、家庭、财产等这样那样的问题,闹的鸡犬不宁。可以说,每年春节期间,是家庭矛盾、财产和经济争议的集中爆发期。这不,从春节放假期间,到假期过后这一个来月,几乎就没断过。本律整理其间几个具有代表性的案例、问题,也许正是您或周围亲朋好友面临的困惑,这里加以解答,望能为您解忧。
案例一:
客户葛女士吐槽:唉!这春节过的,真堵心。
除夕这天,葛女士约上妹妹,老姐俩大包小包,一起前往西二环某小区,探望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却被他那后找的老伴曹某往外轰,还把拎来的东西都扔到了楼道里。老姐俩十分愤怒,偏不走,直接砸门进去质问曹某:大过年的我们看看老父亲你都不让,居心何在?老早就挑拨老父亲疏远我们,制造我们不闻不问的事实,谁都知道你是在打房子的主意!别说现在这房涨到了七八百万元,但就算涨到一千万,也和你曹某没半点儿关系,这是我父母的共同财产,还有我母亲一半,让你住就不错了!
双方口角激烈,吵嚷得四邻不安,有人报警,随后民警前来。这曹某趾高气扬,扭身进屋拿出房本,向民警和看热闹的邻居展示:都看看,房在老爷子名下,这老房本上明明白白写着“单独所有”,他自己的房产,想给谁给谁,和她们母亲没半点关系,更没她们什么事儿!
果然“单独所有”四字,清清楚楚写在这个老房本里。“轰”的一声,这老姐俩头都大了!傻在那差点晕倒。明明是父母婚后共同购买的房产,怎么成了父亲“单独所有”?难道母亲在世的时候就放弃了自己的份额全给父亲了?还是曹某在房本上做了手脚?
老姐俩一是气愤曹某的叵测心机和不近人情;二是不理解年事已高的父亲开始糊涂,一味听从曹某的挑拨离间,不顾这两个亲生女儿,为含辛茹苦早去的母亲愤愤不平;三是担心父亲受制于曹某,房产最后全都落到曹某手里。房本上“单独所有”四个字,犹如四个轰雷闪电,彻底将老姐妹俩击蒙。纠结焦虑,坐卧不宁,寝食难安,春节都没过好。
原来,这套房是葛氏姐俩的母亲在世时,和她们的父亲葛老爷子辛勤操劳、省吃俭用,用大半辈子积蓄,购买的一套房屋,登记在老葛名下。住进新房没几年母亲因病去世,她们并未进行遗产分割,毕竟老父亲还健在居住着,姐俩想的最多的是:就剩这么一个老父亲了,好好照顾其安度晚年,这套房最终还不是姐俩来继承。但事情后来起了变化,原因是老父亲在老战友撮合下,娶了个年龄小近二十岁的外地人曹某,比葛女士大不了几岁。前几年相处彼此还算客气,葛氏姐俩经常去探望老父亲,近两年发现曹某越来越强势,而父亲越来越体衰、精神萎靡。特别是最近老父亲得了场大病不能出门后,曹某不仅收走了老父亲的工资卡、医保卡,连家门钥匙也换了,对葛氏姐俩充满抵触情绪,十分不欢迎她们来探望老父亲。有一天老父亲竟然也开始轰女儿们,甚至拒绝她们的探望,甚至和曹某一起指责这姐俩来是惦记他的房子。终于,大年除夕这天,爆发了惊动四邻的家庭战争。

清官难断家务事,但抽丝剥茧,就房屋权属,律师给出解答:
首先,给葛氏姐俩吃个定心丸:该房屋如确系母亲在世时和父亲在婚内购买,且二人没有做过书面的特别约定,在法律上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房产证是房屋产权证明,但如果夫妻之间没有财产上的特别约定,夫妻婚姻存续期间所得的房产,即便是登记为一方“单独所有”,也不能影响房屋本身共有的本质。
所以,葛氏姐俩大可不必心烦意乱、寝食难安。这套房产由于母亲的去世,房屋的一半份额已成其遗产,在进行遗产分割时,如果母亲立有遗嘱,则按遗嘱继承;如果没有留下遗嘱,则按法定继承,由母亲的继承人(母亲的父母、配偶、子女)继承,本案则是二姐妹和父亲同为第一顺序继承人,三人进行均分,父亲无权自行处分。因此其父亲的后老伴儿曹某认为房产是葛老爷子的个人财产是错误的。
但就房屋葛老爷子自己的份额(包括继承其老伴的份额部分),由于健在,只要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则有权自行处分,葛氏姐俩及曹女士均无权进行干涉。
律师还要提醒的是,葛氏姐俩注意遗产继承的诉讼时效。继承权纠纷提起诉讼的期限为二年,自继承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犯之日起计算。但是,自继承开始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不得再提起诉讼

关于夫妻财产的有关法律规定:
*《婚姻法》第十九条 【夫妻财产约定】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约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适用本法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的规定。
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的约定,对双方具有约束力。

*《婚姻法》第十七条【夫妻共同财产】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下列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
(一)工资、奖金;
(二)生产、经营的收益;
(三)知识产权的收益;
(四)继承或赠与所得的财产,但本法第十八条第三项规定的除外;
(五)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
夫妻对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
*《婚姻法》第十八条【夫妻一方的财产】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为夫妻一方的财产:
(一)一方的婚前财产;
(二)一方因身体受到伤害获得的医疗费、残疾人生活补助费等费用;
(三)遗嘱或赠与合同中确定只归夫或妻一方的财产;
(四)一方专用的生活用品;
(五)其他应当归一方的财产。

潘律师寄语:知法、懂法、守法,是每一个公民合法权益得到充分尊重和有效保护的前提。否则权利受损、亲情受伤,徒增烦恼、得不偿失。家和万事兴!

关注雨仁律师事务所官方微信

雨仁律师事务所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26号恒华国际商务中心A座422室
邮编:100045电话:+8610-58566980/1/2/3 传真:+8610-58568919
版权所有 2015-2019 雨仁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706317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813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