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ENGLISH

雨仁研究

雨仁研究 > 理论研究 >

范小强:自然人开采收益权益的实现路径
根据《民法通则》第八十一条第二款,国家所有的矿藏,自然人依法可以采挖,并受到国家保护。《矿产资源法》第三十五条,也对自然人可以开采矿产资源的范围进行了原则性规定。笔者对此进行了梳理,分析如下。
一、自然人取得采矿权的路径
(一)通过招拍挂出让程序,签订出让合同,竞得采矿权。
从历史的角度看,乃至当前,仍有部分采矿许可证的采矿权人为自然人,这也说明自然人作为采矿权人仍有现实需要,并有一定的生命力。
(二)签订采矿权转让合同,受让取得采矿权
其他主体依法取得采矿权后,自然人与其签订采矿权转让合同,支付对价,然后办理转让变更登记程序。
(三)通过司法拍卖程序取得采矿权
采矿权人破产或者抵押权实现程序中,人民法院依法将其公开处置,自然人竞买取得。
上述三种路径,在实践中都有迹可循,并且有典型案例显示,自然人与出让机关、转让人或者司法拍卖中的拍卖机构签订的合同是合法有效的,依法受到法律保护。
二、自然人开采收益权的实现方式
自然人签订的上述合同生效后,是自己亲自按照有关法律规定自行申请采矿许可,还是依法设立企业申请采矿许可,这依赖于自然人依据法律法规并结合自身情况而行使的选择权而定,因为自然人享有的权利与该权利的实现方式是两个不同的问题,但是,有关执法人员不能基于非法定因素而恶意阻却自然人选择权的实现。
既然自然人的开采收益权受到法律保护,则可以通过两种方式予以实现,一是自然人作为采矿权人,持有采矿许可证;二是自然人投资设立企业,该企业成为采矿权人,持有采矿许可证。
上述实现方式都有典型案例可循。
(一)自然人作为采矿权人
例如,甘肃省金昌市颁发的永昌县吉荣萤石矿。



(二)自然人投资设立企业,以企业名义申请设立采矿权
此时,该企业可以是个人独资企业,也可以是有限责任公司。
2016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审理矿业权民事纠纷案件典型案例》,第三个案例——《陈付全与确山县团山矿业开发有限公司采矿权转让合同纠纷案》就是一个典型案例。笔者登录自然资源部采矿权信息查询系统查询,陈某通过设立郑州高鼎矿业有限公司,并且于2015年9月1日经河南省国土资源厅审批成为了采矿权人。
三、结论
对于一般矿产资源而言,根据国土资规(2017)16号文,采矿权申请人原则为企业法人,也并没有绝对排除自然人或者个人独资企业、合伙企业的采矿权申请人资格,根据法理并结合实务案例,自然人有权通过签订合同取得采矿收益权利,并通过设立企业去实际持有采矿权。

关注雨仁律师事务所官方微信

雨仁律师事务所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26号恒华国际商务中心A座422室
邮编:100045电话:+8610-58566980/1/2/3 传真:+8610-58568919
版权所有 2015-2019 雨仁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706317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813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