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ENGLISH

雨仁研究

雨仁研究 > 理论研究 >

张烨:一文解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二)》(续)

往期文章中,笔者已就《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二)》(以下简称《解释》)中关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与招投标文件约定不一致问题、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被认定无效后当事人损失赔偿问题、建筑工人权利保护问题的相关规定进行了解读,本期文章中笔者将继续就其他核心条款进行分析,供读者参考。

(一)关于承包人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条件
1.法条链接
第十九条 建设工程质量合格,承包人请求其承建工程的价款就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二十条 未竣工的建设工程质量合格,承包人请求其承建工程的价款就其承建工程部分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2.法条解读
《解释》第十九条和第二十条明确规定,承包人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条件为“建设工程质量合格”,即无论工程是否竣工,只要建设工程质量合格,承包人均有权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此条款体现的立法精神在于在建设工程质量合格的前提下,充分保护承包获得相应工程款的权利。
正如前文所述,在实践中,部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因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而被认定为无效,被认定为无效后,承包人是否仍能以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关于价款结算、工程质量验收标准等相关约定来请求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关于此,早在2004年,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中即进行了规定,本次《解释》第十九条、第二十条即是进一步细化,即无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是否有效、工程是否竣工,在承包人能够证明工程质量合格的前提下,即有权对建设工程价款行使优先受偿权。

(二)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的范围和期限
1.法条链接
第二十一条 承包人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的范围依照国务院有关行政主管部门关于建设工程价款范围的规定确定。
承包人就逾期支付建设工程价款的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等主张优先受偿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第二十二条 承包人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期限为六个月,自发包人应当给付建设工程价款之日起算。
2.法条解读
早在2002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以下简称“《批复》”)即对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范围、行使期限等进行了规定,其中第四条规定“建设工程承包人行使优先权的期限为六个月,自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计算”,而《解释》第二十二条对承包人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起始日期进行了修正,改为“自发包人应当给付建设工程价款之日起算”。
两者之间的关键差别在于,《批复》中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以“工程竣工”为核心点,而《解释》以“应当给付工程价款”为核心点,由于在建筑施工过程中会遇到各种复杂的情况,有时工程竣工后1年仍不能完成工程结算,而根据《批复》的规定,此时承包人早已丧失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而《解释》的出台,则对前述规定进行了修正,针对具体的建设工程,判断应当给付建设工程价款的时间,从而进一步判断承包人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期限,更为合理,更体现了对承包人权利的保护。

(三)关于借用资质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责任问题
1.法条链接
第四条 缺乏资质的单位或者个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发包人请求出借方与借用方对建设工程质量不合格等因出借资质造成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2.法条解读
由于建筑市场的特殊性,从事建筑行业的企业,无论是发包单位、承包单位、监理单位等,均应按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申请特殊的行业经营资质,才能够从事相应建筑工作,但部分企业由于规模较小、资金较少、人员较少等原因,常常不能达到申请建筑行业经营资质的条件,以至于“无证/挂靠”经营,因此,便出现了缺乏资质的单位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的名义承包发包人工程的现象,而此时,对于给发包人造成的损失,发包人有权请求出借方与借用方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该条款的的规定既有利于保护发包人的利益,同时又对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具有警示作用,其将资质出借给其他企业,需要承担连带责任,从而减少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将其建筑资质出借的行为,有利于维护建筑市场的健康有序发展。

(四)关于实际施工人权利保护
1.法条链接
第二十四条 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当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第三人,在查明发包人欠付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建设工程价款的数额后,判决发包人在欠付建设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
2.法条解读
在建筑施工领域,工程转包或者违法分包的现象普遍存在,这就导致建设工程主体的复杂性,既包括发包方、承包方、分包方,又可能包括实际施工方,而实际施工方与发包方却没有任何直接的合同关系,基于合同相对性原则,由于针对一项建筑工程,存在多方主体,实际施工方很难直接向发包人主张权利,导致当出现欠付工程价款情形时,实际施工方求助无门,而《解释》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则是对合同相对性原则的突破,实际施工人可直接向发包人主张支付欠付工程价款,并将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列为第三人,最大限度的保护了实际施工人的诉讼权利与实体利益。

以上为本期关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二)》其他核心条款的解读,感谢读者的阅读。

关注雨仁律师事务所官方微信

雨仁律师事务所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26号恒华国际商务中心A座422室
邮编:100045电话:+8610-58566980/1/2/3 传真:+8610-58568919
版权所有 2015-2019 雨仁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706317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813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