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ENGLISH

雨仁研究

雨仁研究 > 理论研究 >

张烨:一文解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二)》
一文解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二)》
2019年1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二)》(以下简称《解释》),《解释》经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751次会议讨论通过,将于2019年2月1日起施行。
《解释》结合近年人民法院在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中出现的具体问题,做出了更为详细的规定,对依法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建筑市场秩序,促进建筑市场健康发展有极强的规范作用,尤其在施工合同效力、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施工人员权利保护等方面的规定,做出了巨大的突破,以下为核心条款解读。

(一)关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与招投标文件约定不一致问题
1.法条链接
第一条 招标人和中标人另行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的工程范围、建设工期、工程质量、工程价款等实质性内容,与中标合同不一致,一方当事人请求按照中标合同确定权利义务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招标人和中标人在中标合同之外就明显高于市场价格购买承建房产、无偿建设住房配套设施、让利、向建设单位捐赠财物等另行签订合同,变相降低工程价款,一方当事人以该合同背离中标合同实质性内容为由请求确认无效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九条 发包人将依法不属于必须招标的建设工程进行招标后,与承包人另行订立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背离中标合同的实质性内容,当事人请求以中标合同作为结算建设工程价款依据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发包人与承包人因客观情况发生了在招标投标时难以预见的变化而另行订立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除外。
第十条 当事人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与招标文件、投标文件、中标通知书载明的工程范围、建设工期、工程质量、工程价款不一致,一方当事人请求将招标文件、投标文件、中标通知书作为结算工程价款的依据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2.法条解读
针对建设工程施工,必须招标的建设工程进行招标后,招标人和中标人经常会另行签订施工承包合同,就笔者所见的前述合同,经常会出现另行签订的合同与招标文件、中标文件或中标通知中约定不一致的情况,尤其就工程价款方面,比如在投标文件中载明“如果施工延期在6个月内(包括6个月),工程款不予增加,若施工延期超过6个月,招标单位给予超出部分补偿”,然而双方另行签订的合同中却载明“因非施工人原因导致委托人项目工期延误或延期,按以下公式计算附加酬金=工程总额÷施工合同工期×工期延误或延期天数”。
就前述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与招投标文件约定不一致问题,在《解释》出台之前,司法实践中,一般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第四十六条第一款“招标人和中标人应当自中标通知书发出之日起三十日内,按照招标文件和中标人的投标文件订立书面合同。招标人和中标人不得再行订立背离合同实质性内容的其他协议”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当事人就同一建设工程另行订立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与经过备案的中标合同实质性内容不一致的,应当以备案的中标合同作为结算工程价款的根据”。
《解释》的出台,对前述条款进行了进一步的规定,再次强调当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与招投标文件约定不一致时,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因背离了招投标的目的而不应适用,但同时,《解释》也做出了除外规定,发包人与承包人因客观情况发生了在招标投标时难以预见的变化而另行订立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而导致相关核心条款与招投标文件不一致的,可适用另行订立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之约定,该条款既反映出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与招投标文件冲突时的选择,又对具体情况进行了除外约定,充分考虑到了建设工程领域瞬息万变的情况。

(二)关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被认定无效后,当事人损失赔偿问题
1.法条链接
第三条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一方当事人请求对方赔偿损失的,应当就对方过错、损失大小、过错与损失之间的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
损失大小无法确定,一方当事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的质量标准、建设工期、工程价款支付时间等内容确定损失大小的,人民法院可以结合双 方过错程度、过错与损失之间的因果关系等因素作出裁判。
2.法条解读
《解释》明确规定,当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被认定为无效后,给一方当事人造成损失的,其受损失一方应当就对方过错、损失大小、过错与损失之间的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但是基于掌握信息、证据的不对称性、不全面性,以及建设工程本身的特殊性,往往无法确定损失大小,此时,受损失的一方当事人可参照合同约定的质量标准、建设工期、工程价款支付时间等内容确定损失大小,并由人民法院结合双方过错程度、过错与损失之间的因果关系等因素作出裁判。
(三)关于建筑工人权利保护问题
1.法条链接
第二十三条 发包人与承包人约定放弃或者限制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损害建筑工人利益,发包人根据该约定主张承包人不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2.法条解读
在实践中,发包人与承包人为了某些利益方面的诉求,私自签订协议,约定放弃或者限制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直接导致对建筑工人利益的侵害,虽然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双方当事人仅仅为发包人和承包人,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发包人和承包人可自由约定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但是由于在建筑行业,建设工程的发包人处于优势地位,可能会利用自身发包人的身份,要求承包人放弃或者限制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从而造成建筑工人利益的损失,因此,为了保护相对而言处于弱势地位的承包人与建筑工人,《解释》明确规定,当发包人与承包人约定放弃或者限制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而损害到建筑工人利益的,承包人仍有权向发包人主张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从而保护建筑工人获得劳务报酬的权利。

由于篇幅有限,关于《解释》其他核心条款的解读,作者将在后文中进行详述,敬请关注。

关注雨仁律师事务所官方微信

雨仁律师事务所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26号恒华国际商务中心A座422室
邮编:100045电话:+8610-58566980/1/2/3 传真:+8610-58568919
版权所有 2015-2019 雨仁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706317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813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