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ENGLISH

雨仁研究

雨仁研究 > 理论研究 >

张烨: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作为民间借贷案件证据的证明力分析
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作为民间借贷案件证据的证明力分析
2015年6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通过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规定》第十七条“原告仅依据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提起民间借贷诉讼,被告抗辩转账系偿还双方之前借款或其他债务,被告应当对其主张提供证据证明。被告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其主张后,原告仍应就借贷关系的成立承担举证证明责任”,此条因加重了被告的举证责任而饱受争议,如今《规定》正式实施已三年之久(2015-09-01实施),在司法实践中,对于《规定》第十七条是如何适用的?在民间借贷案件中,原告以金融机构转账凭证作为存在借贷关系的证明,被告进行抗辩时,若举证不足以证明其抗辩主张,该如何认定金融机构转账凭证的证明力?被告是否因此承担败诉风险?笔者在“无讼案例”网站输入关键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依据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进行检索,共有7252篇司法判例,因案例较多,笔者下文仅列举最高人民法院的5则案例并进行总结。
 




一、原告以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作为民间借贷案件的证据之司法判例总结
序号    案号    被告抗辩主张    被告证据    裁判主旨
1    (2018)最高法民申2285号    仅是代为委托支付
    第三方即委托人/实际收款人的证明、款项交易明细    结合被告提供的第三方即委托人/实际收款人的证明、款项交易明细、以及委托人/实际收款人员工的证人证言,银行相关证据,足以证明被告抗辩主张。此时,原告若仍主张双方存在借贷关系,应进一步提交证据证明,但其并未提交,因此,认定双方并不存在民间借贷法律关系。
2    (2017)最高法民申5134号    涉案款项是投资款    股权收据载明“今收到刘小平大昌汗项目投资款壹仟贰佰万元”    结合被告提供的股权收据,被告对原告主张的是借贷关系形成了有效抗辩,并无不妥。原告仍需进一步就其与被告之间的借贷关系成立承担举证责任,但其未提供证据证明,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3    (2018)最高法民申316号    1.部分涉案款为原告支付的与第三方公司合作投标工程的保证金
2.部分涉案款为原告基于此前债务而对被告的还款    1.标的为某公司的股权转让协议,与原告等人的资金往来明细以及手机短信等
2.与原告间的手机短信    在被告提供了相应证据证明其抗辩主张后,原告就其与被告之间存在借贷关系,仍应承担举证证明责任。在原告未进一步举证证明的情形下,根据优势证据规则、生活经验法则,对原告主张的本案款项属于借款未予认定,适用法律并无不当。
4    (2017)最高法民申1780号
该银行账户并非被告开立,而是由第三人开立,且该笔款项最终支付到第三人账户。    原告与第三人的借款协议及借条、手机短信内容,司法鉴定所出具的鉴定意见书    本院认为,民间借贷法律关系的有效成立,必须同时具备借贷双方当事人真实、合法的意思表示一致以及借款的实际交付两个要件。本案中原告提供的金融机构转账凭证仅证明涉案款项进入被告的银行卡,并未提交如借款合同、借据等其他证据来证明与被告已经形成借贷的合意,因此认定原被告之间不存在民间借贷关系并无不当。
5    (2017)最高法民申557号    承认该笔借款的存在,但主张此为第三人向原告的借款。    第三人出具给被告的《委托书》、《承诺书》,以及被告向第三人出具的履约保证金《收据》    被告对收款的事实不予否认,但仅以其与第三人之间的文件以及第三人的自认,证明该笔款项为其他债务,在原告明确否认的情况下,尚不足以证明其主张,被告应当对转款系基于第三人和原告之间的借款关系承担进一步的举证责任。
 
二、法律分析
(一)原告的举证责任
《规定》第十七条规定“原告仅依据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提起民间借贷诉讼,被告抗辩转账系偿还双方之前借款或其他债务,被告应当对其主张提供证据证明。被告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其主张后,原告仍应就借贷关系的成立承担举证证明责任”,从本条的字面意思来理解,即原告在提供“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后,便完成了证明原被告双方之间存在借贷关系的初步举证责任,此时举证责任转移至被告,被告抗辩转账系偿还双方之前借款或其他债务的,应提供证据以证明其抗辩主张。但是,如此一来,被告的举证责任是否过大呢?
从《规定》的制定背景来看,系因实践中部分出借人由于风险意识不强、法律意识较弱、证据意识欠缺、社会风俗习惯影响等原因,在向借款人打款时,仅仅只有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而没有任何的借款合同、收据等书面证据。基于此,法律减轻了其作为原告的举证责任,加重了被告的举证责任。但是,这对被告是否不公平呢?只要有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转款方都能作为原告向法院主张其与收款方之间存在借贷关系吗?而作为收款方的被告,必须要为自己的抗辩主张提供足够的证据,才能将举证责任再次转移至原告?
笔者认为,双方之间是否存在民间借贷关系,需要具备两个条件,借贷双方存在真实、合法的借贷意思表示以及借款的实际交付。不能仅因原告提供了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就将举证责任转移至被告,在民间借贷案件中,在没有借款合同、收据等证据的前提下,如何认定原告已经完成了原被告之间存在借贷关系的初步举证责任呢?应结合借款的特定背景、双方之间的关系、经济实力、其他细节等,以生活经验法则为标准进行综合判断,而不能机械的直接适用《规定》第十七条,将举证责任转至被告,并由被告就转账系偿还双方之前借款或其他债务的抗辩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二)被告抗辩主张及举证责任
正如前文所述,在结合特定背景、生活经验法则进行综合判断,认为原告已经完成初步举证责任后,此时举证责任转移至被告,由被告就“转账系偿还双方之前借款或其他债务”提供证据以证明其抗辩主张,如前文案例中所示,该抗辩理由如是委托代为支付款,则提供第三方的委托书、往来信息、资金流向等证据;如是投资款,则提供股东出资证明书、第三方公司的收款证明等。
但是如被告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抗辩理由,是否应承担举证不利的败诉后果呢?我们看到,《规定》第十七条“被告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其主张后,原告仍应就借贷关系的成立承担举证证明责任”,但并未提及被告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抗辩主张,导致事实真伪不明时举证责任的分配。笔者认为,此时应结合优势证据原则,即如果被告的证据虽未完全能够证明转账系偿还双方之前借款或其他债务,导致事实真伪不明时,应将原被告之间的证据进行综合判断,当“转账系偿还双方之前借款或其他债务”存在的可能性明显大于其不存在的可能性时,使法官有理由相信它很可能存在,尽管还不能完全排除存在相反的可能性,法官也可根据优势证据原则认定这一事实,此时被告已经完成了其举证责任,原告仍应就借贷关系的成立承担举证责任。
综上,因《规定》第十七条在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中,加重了被告的举证责任,因此在适用时,应该慎之又慎,在结合经验法则、优势证据原则的基础上,还原客观事实,以便做出公正的裁判。


关注雨仁律师事务所官方微信

雨仁律师事务所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26号恒华国际商务中心A座422室
邮编:100045电话:+8610-58566980/1/2/3 传真:+8610-58568919
版权所有 2015-2019 雨仁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706317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813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