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ENGLISH

雨仁研究

雨仁研究 > 理论研究 >

刘占国 范小强 马于淇:合同风险防范系列之一——民事诉讼约定管辖注意事项
合同风险防范系列之一——民事诉讼约定管辖注意事项
刘占国马于淇范小强
2018年11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强调“守法经营,这是任何企业都必须遵守的原则,也是长远发展之道。”
合同风险是合规法律风险中的常见风险之一。拟定合同时,既要预防诉讼风险,又要对可能发生的纠纷约定好解决路径,而约定管辖条款就具有该种功能。合同争议发生后,不同的管辖法院,直接影响着当事人的诉讼成本、诉讼心理,甚至影响案件审判质量及审判结果。
本文通过案例分析,简要介绍合同签订合同过程中约定法院管辖注意事项。
一、案例介绍
2015年云南某矿业公司与四川省某地质勘查单位签署《委托勘查合同》,该合同第十一条约定“履行本合同时发生的争议,双方应通过友好协商解决,协商不成时,可直接向合同签订地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在该合同首页标注:合同签订地昆明市。
2018年因该《委托勘查合同》工程款未按期支付,四川省某地质勘查单位将云南某矿业公司诉至法院,受理法院为四川省某地质勘查单位所在地基层人民法院。
云南某矿业公司就此提起管辖权异议之诉,提出合同约定管辖法院为合同签订地人民法院,要求将该案件移送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
法院经过审理,裁定驳回了云南某矿业公司的管辖权异议之诉。其裁定理由是:案涉《委托勘查合同》虽然约定合同签订地法院管辖,但合同签订地仅仅写明昆明市,没有具体到区县。该案件按照级别管辖划分,属于基层人民法院管辖。昆明市下辖14个区县,该约定不明确,应该适用法定管辖。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三条“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法释〔2015〕5号)第十八条第二款“合同对履行地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的,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四川省某地质勘查单位选择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即其所在地法院管辖,符合法律规定,受案法院有管辖权。
二、法律分析
《民事诉讼法》第三十条“合同或者其他财产权益纠纷的当事人可以书面协议选择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签订地、原告住所地、标的物所在地等与争议有实际联系的地点的人民法院管辖,但不得违反本法对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
本案中,尽管当事人在合同中约定了合同签订地法院管辖,但因合同签订地未约定明确具体,导致合同约定管辖无效。
笔者通过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类似案例大量存在。当事人在合同中表述不具体,比如“合同签订地昆明市”;因合同用语表述不规范,比如“如发生争议,有权向当地法院起诉”“地方法院”等均被法院认定为约定不明确,导致约定管辖无效,进而适用法定管辖。
三、约定管辖注意事项
约定管辖要避免出现约定不明确,导致约定管辖无效的情形。具体注意事项如下:
1、约定管辖的形式要求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三十条规定,约定管辖必须采用书面形式,口头约定无效;
2、约定管辖的范围是有限选择的
第一,约定管辖只存在于合同或者其他财产权益纠纷的民事诉讼之中。如因侵权行为提起的诉讼,《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规定“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
第二,约定管辖不得违反《民事诉讼法》对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如当事人在北京签订一份标的额合计15亿元人民币的买卖合同,约定“发生争议的,由最高人民法院管辖”,该约定因违反《民事诉讼法》第二十条级别管辖规定而无效;
根据法发【2018】13号文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调整高级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民商事案件标准的通知》(法发[2015]7号),笔者将现行高院和中院管辖一审民商事案件标准予以梳理,详见附表。
另根据现行《民事诉讼法》,实行专属管辖的主要有三类案件,(一)因不动产纠纷提起的诉讼,由不动产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二)因港口作业中发生纠纷提起的诉讼,由港口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三)因继承遗产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继承人死亡时住所地或者主要遗产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
第三,约定管辖必须在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签订地、原告住所地、标的物所在地等与争议有实际联系的地点的人民法院中选择。
第四,约定管辖只能选择一个法院,如当事人在合同约定被告住所地和/或合同履行地法院管辖,将因约定不明导致约定无效。
3、约定管辖的表述要求
第一,约定要明确是法院管辖。如在合同约定“发生争议,由被告所在地处理”,因该约定未明确是被告所在地法院管辖,还是被告所在地仲裁机构,属于约定不明的情形;
第二,约定某一所在地法院管辖,而非所在地某一具体法院管辖。如签订合同时,合同标的额较大,约定如发生争议在被告所在的高级人民法院管辖。但实际发生争议时,争议的金额较小,应该由基层法院管辖,将因约定过于具体无效。
第三,约定由合同签订地或履行地管辖时,应在合同中明确签订地点或履行地点,该地点应具有唯一性和可识别性,否则容易发生争议。
 附:高级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民商事案件标准


关注雨仁律师事务所官方微信

雨仁律师事务所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26号恒华国际商务中心A座422室
邮编:100045电话:+8610-58566980/1/2/3 传真:+8610-58568919
版权所有 2015-2019 雨仁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706317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813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