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ENGLISH

雨仁研究

雨仁研究 > 理论研究 >

冼春雷:办案札记:成功为一起涉矿股权转让纠纷案争取和捍卫了诉讼管辖权

 

北京A公司持有河北某矿业公司(以下称标的公司)100%股权。2011年,河北B公司与北京A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以9600万元价格受让了标的公司51%股权。《股权转让协议》约定:由于在计算标的公司股权价值时按照当地政策扣减了矿业权价款,而当地矿业权价款缴纳政策与国家政策存在冲突,如标的公司办理采矿许可证时按照国家政策未缴纳采矿权价款,B公司向A公司支付补偿款6000万元。

2012年,标的公司办理了采矿许可证,按照国家规定未缴纳采矿权价款,双方协议约定的B公司向A公司支付补偿款的条件已成就。经过双方多次沟通,B公司始终未向A公司履行支付义务。为此,A公司决定对B公司提起诉讼。笔者作为案件代理人之一,参与了案件代理全过程,现将办案过程中争取和捍卫诉讼管辖地的经历分享如下。

一、理事实、查法条,找到按原告住所地法院起诉的法律依据

本案原告住所地在北京,被告住所地在河北,标的公司也在河北。在进行诉前分析研讨时,一种观点认为:从地域管辖来看,《股权转让协议》的签订地、工商变更地、矿山所在地均位于河北省境内,B公司及标的公司的住所地也都位于河北省境内,只能到河北省去起诉对方;从级别管辖来看,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级别管辖的规定,应该在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起诉。

对于本案这样一起重大商事纠纷,笔者认为诉讼管辖权对于案件审理过程和审理结果有着重大意义。如何尝试寻找在原告住所地法院立案的法律及事实依据,是本案面临的第一个难题。

经过反复分析案情,对照当时刚出台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笔者提出,双方在《股权转让协议》中并未约定合同履行地,我方起诉对方的目的是要求给付6000万元补偿款,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十八条的规定,可以在“接受货币一方”即A公司住所地法院进行立案。

二、引经据典、唇枪舌剑,北京法院终立案

基于上述分析,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级别管辖的规定,本案可在A公司所在地中级人民法院进行立案。准备好民事起诉状及相关材料后,笔者即奔赴A公司所在地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考虑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出台不久,立案法官是否有办理过此类案件的经验尚不可知,因此笔者在去法院立案庭之前,特意将相关法条及最高人民法院的解读书籍一同带上。

笔者的担心不幸发生,早晨至法院立案庭提交材料时,立案法官对这一法律条文完全生疏,武断地根据自己的经验认为A公司应该到河北省法院去起诉。当笔者将法律条文、书籍一再向其展示后,立案法官已经失去了对此事进行探讨的耐心,拒绝与笔者进行沟通。

无奈之下,笔者按照先礼后兵的办事原则,当场对立案法官进行了严厉斥责,并要求其出具不予受理通知书。经过一番争论,立案法官同意先收下材料“研究研究”。

第二天一早,笔者将所有能收集到的有关该法律条文的解读、文章、观点编辑成册,再次提交给立案法官。

连番攻势下,法律战胜了经验,立案法官最终进行了立案登记。

   三、讲法律、摆案例,说服一审、二审法院驳回管辖权异议

收到法院的应诉通知书后,B公司即向法院提交了管辖权异议申请书。

吸取了与立案法官交锋的经验教训,笔者对此事不再敢掉以轻心,为此安排助理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实施以来全国的法院判例进行了一次地毯式搜索,最终将查询到的六份判例作为参考提交给了主审法官。

通常一审法院审查管辖权异议时,只进行书面审查,不会组织双方开庭。然而,本案中主审法官很快安排了开庭时间,专门就管辖权问题听取双方当事人意见。庭审中,笔者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十八条关于管辖权的条款制定背景、最高人民法院对法条的解读、司法实践中的案例逐一向主审法官进行了介绍,并从案件实际情况出发,指出鉴于对方的企业性质、地方司法现状,本案在北京市法院进行审理更能保障案件审理过程及结果的公平公正。

庭后一周,一审法院作出裁定,驳回了B公司的管辖权异议申请。

B公司不服一审裁定,提出上诉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经过审理维持了一审裁定。

 

关注雨仁律师事务所官方微信

雨仁律师事务所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26号恒华国际商务中心A座422室
邮编:100045电话:+8610-58566980/1/2/3 传真:+8610-58568919
版权所有 2015-2017 雨仁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706317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813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