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ENGLISH

雨仁研究

雨仁研究 > 理论研究 >

张烨:私募股权基金之有限合伙人除名纠纷简析
 
有限合伙制形式的私募股权基金因设立门槛低,设立程序简便,内部治理结构精简灵活,决策程序高效,利益分配机制灵活等特点而备受青睐,其通过合理的激励及约束措施,在保证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的情形下,促进普通合伙人和有限合伙人的分工与协作,使各自的所长和优势得以充分发挥。但是,在实践中,有限合伙制形式的私募股权基金亦会因其合伙制的特点而引起诸多纠纷,例如,私募股权基金有限合伙人关于除名退伙的纠纷,笔者将在下文就其中一个经典案例进行分析,以供读者参考。
 
案例索引:
 
文书标题:曲敬东诉朱婕合伙协议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审判法院: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案号:(2017)沪01民终6517号
 
案情介绍:
 
2012年7月13日,A中心成立。出资额500万元;出资人:李广新、李忠强、曲敬东、龙优公司、朱婕。合伙期限2012年7月13日至2022年7月12日。执行事务合伙人为龙优公司,委派代表李广新。合伙经营范围:投资管理、投资咨询、企业管理、商务咨询、企业营销策划、财务咨询(不得从事代理记账)。《合伙协议》第37.1条约定有限合伙人未经授权以有限合伙企业名义与他人进行交易,给本企业或者其他合伙人造成损失的,该有限合伙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有限合伙人违反《合伙企业法》及本协议执行合伙事务给本企业造成损失的,该有限合伙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2013年6月25日,A中心在北京经工商登记设立“上海A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北京分部”,曲敬东为负责人。
 
2015年4月21日,德丰杰龙脉(上海)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丰杰龙脉公司)授权A中心在中国使用德丰杰龙脉系列商标,包括“德丰杰龙脉”(商标注册号14136042)等。
 
2014年9月至2016年4月期间,曲敬东作为股东,与他人共同设立北京C有限公司等,经营范围为“投资管理、投资咨询、企业管理、商务咨询、企业营销策划”等,同时北京C有限公司对本公司的介绍中表明其专注于新兴产业领域的私募基金管理机构,旗下包括“德丰杰龙脉基金”等。
 
2016年2月2日,德丰杰龙脉公司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起诉曲敬东、北京C有限公司等侵犯商标注册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该案尚在审理中。
 
2016年6月12日,A中心合伙人李广新、朱婕、李忠强、龙优公司作出《关于对有限合伙人曲敬东除名退伙等事宜的决议》并出具《除名通知书》,决定对曲敬东除名并收回股权。
 
曲敬东于2016年7月27日就上述除名事宜向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确认朱婕、李广新、李忠强、龙优公司作出的将曲敬东除名退伙及股权收回的决议无效,一审法院未予支持,曲敬东上诉至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法院认为曲敬东的行为不满足法律规定的除名条件,撤销了一审法院的判决,支持了曲敬东的诉讼请求。
 
裁判理由:
 
一审法院认为,《合伙企业法》第49条除名退伙条款,其目的是为保护其他合伙人权益以及合伙企业的整体权益。侵害这两者权益的行为,应当视为具有不正当性。本案争议焦点:曲敬东其行为是否具有不正当性,损害其他合伙人以及合伙企业的整体利益。
 
《合伙企业法》第32条规定,合伙人不得自营或者同他人合作经营与本合伙企业相竞争的业务。合伙人不得从事损害本企业利益的活动。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2014年至2016年期间,曲敬东作为股东,与他人共同投资,合作经营公司达数十家。在该数十家公司名称中使用与本案合伙企业的商号、商标相同的“德丰杰龙升”、“德丰杰龙脉”字样外,曲敬东与他人共同投资,从事与本案合伙企业相同的业务,构成竞业行为。合伙人的竞业行为,违背公平原则,客观上导致合伙企业利润减少,对其他合伙人以及合伙企业权益造成侵害。为《合伙企业法》明令禁止。
 
因此朱婕、李广新、李忠强、龙优公司为维护其他合伙人以及本案合伙企业的权益,作出的《除名退伙决议》,并书面送达曲敬东,符合法律规定。曲敬东对《除名退伙决议》所提异议,于法无据,不予支持。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在于四名被上诉人作出系争除名决议是否符合法律规定的对合伙人除名的条件。鉴于除名是多数合伙人对少数合伙人在合伙中的身份和权利的剥夺,对除名决议应严格审查。四名被上诉人认为上诉人因故意或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执行合伙事务时有不正当行为,发生合伙协议约定的事由,符合法律规定的除名条件。然而从被上诉人的证据来看,上诉人虽另行设立了类似商号的公司、企业经营与本合伙企业相竞争的业务,但我国法律允许有限合伙人自营或与他人合作经营与本有限合伙企业相竞争的业务,涉案《合伙协议》也未禁止有限合伙人经营竞争业务。因此上诉人的此种行为并不构成因故意或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的情形。一审判决对此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予以纠正。被上诉人所称的侵犯商标注册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尚未产生生效判决,且本案合伙企业并非案件当事人,借款合同纠纷案也尚未有生效判决认定该案原告虚假诉讼,故本案目前并无证据证明上诉人因故意或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上诉人作为本合伙企业的有限合伙人,不执行合伙事务,担任合伙企业北京分部的负责人也不属于执行合伙事务的行为,故被上诉人亦无证据证明上诉人在执行合伙事务时有不正当行为。《合伙协议》也没有关于除名的特别约定。因此本院认为,上诉人的行为不满足法律规定的除名条件,被上诉人决议将其除名违反法律规定,该决议应认定为无效。
 
法律分析:
 
一、除名条件
 
《合伙企业法》 第四十九条规定:
合伙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可以决议将其除名:
(一)未履行出资义务;
(二)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
(三)执行合伙事务时有不正当行为;
(四)发生合伙协议约定的事由。
 
对合伙人的除名决议应当书面通知被除名人。被除名人接到除名通知之日,除名生效,被除名人退伙。
 
被除名人对除名决议有异议的,可以自接到除名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
 
根据上述法条可知,除名条件为:
 
1.行为条件(满足其一即可):(1)未履行出资义务;(2)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3)执行合伙事务时有不正当行为;(4)发生合伙协议约定的事由。
 
2.程序条件: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
 
 
 
二、除名实质
 
毫无疑问,对合伙人的除名退伙,是为了保障合伙企业以及其他合伙人的合法权益,但为了限制部分合伙人滥用除名退伙的权利,对于除名退伙的条件要求相对严格。法律规定了四种除名的行为条件,其中前三项为法定除名条件,第四项为约定除名条件。而在司法实践中,对于法定除名条件的认定没有统一的标准,尤其是对第三项“执行合伙事务时有不正当行为”的认定更为模糊,正如本文所述案例,曲敬东诉朱婕合伙协议纠纷案中,一审和二审法院作出了完全不同的判决,一审法院认为,合伙企业的合伙人在本企业以外从事与合伙企业经营的业务相同或相近,并与之存在竞争关系的业务,其违背了公平原则,客观上导致合伙企业利润减少,对其他合伙人以及合伙企业权益造成侵害,因此属于“执行合伙事务时有不正当行为”的情形,而二审法院则认为被除名人虽有存在自营或与他人合作经营与合伙企业业务相冲突的行为,但其不属于执行合伙事务,同时有限合伙人可以自营或与他人合作经营与合伙企业相冲突的业务,因此,二审认定除名决议无效。
 
三、总结
 
综上所述,法定除名退伙因涉及到部分合伙人的权益,因此无论是在实质认定还是在程序认定上,其法定条件认定都相当严格。
 
第一,在实质上,需要出现合伙人未履行出资义务、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执行合伙事务时有不正当行为任一情况;
 
第二,在程序上,需要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与此同时,除名决议必须以书面形式通知,效力自到达被除名人之日起生效。未履行书面通知义务的,将为认定为除名决议无效。
 
基于法定除名退伙严格的实质与程序条件,笔者建议,为了能够减少因除名退伙而引起的纠纷,私募股权基金的有限合伙人在合伙协议中,应对除名退伙条件进行明确的约定,在此笔者总结了以下几种除名退伙约定事由,仅供参考:
 
1.LP未履行按期足额缴付出资的义务;
 
2.合伙人违反合伙协议的约定,造成合伙企业实际损失超过当年净利润的20%等。

关注雨仁律师事务所官方微信

雨仁律师事务所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26号恒华国际商务中心A座422室
邮编:100045电话:+8610-58566980/1/2/3 传真:+8610-58568919
版权所有 2015-2019 雨仁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706317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813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