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ENGLISH

雨仁研究

雨仁研究 > 理论研究 >

赵向利:矿权压覆大数据报告(之五):【典型案例】兰渝铁路压覆煤炭探矿权纠纷

本周关于矿权压覆大数据报告中,我们分别展示了:压覆矿权诉讼的案由;矿权压覆案件的法院级别管辖;案件的事实与证据;压覆案件的地域分布与胜诉率。今天,以一篇【典型案例】最高院二审的铁路压覆案件作为大数据报告的收尾。
【案件主体】原告:四川广元茂成商贸公司;被告:兰渝铁路公司
【案件事实】
原告于2005年以竞拍方式取得某煤矿勘查探矿权,经过详查勘查后已取得详查报告的评审意见书;2012年2月取得《矿产资源勘查许可证》。
2007年5月22日,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批复同意修建兰渝铁路。因铁路建设需压覆原告矿权,2011年3月,原被告签订《协议书》,双方同意铁路压覆其矿产资源,并视对采矿影响程度按国家有关政策给予适当补偿。
2011年8月,四川国土厅确认兰渝铁路压覆原告资源量400余万吨。
2012年,当地政府应兰渝铁路公司请求,组织第三方机构做出了对原告被压覆的煤炭资源采矿权评估报告;同时做出了因压覆对于原告采矿权后期开采的影响评估报告。
2015年5月,原被告双方与当地重点办共同签订《协议书》,确认铁路对于原告探矿权的压覆,并同意按照前期评估、审查意见签订补偿协议,补偿范围包括被压覆资源矿业权价值、煤矿后期开采的影响损失,补偿应同时考虑到因延迟补偿所产生的资金利息损失等。最终补偿金额由重点办会同原被告双方协商确定。被告在签订《协议书》后支付了部分款项。
2015年11月,原被告双方与当地重点办再次就被偿问题协商并形成《备忘录》,各方确认被兰渝铁路建设压覆资源的采矿权补偿金额确定为4295.49万元,应一次性支付。
【一审判决】
原告一审起诉后,被后又提起反诉。经过一审法院审理,一审判决认定,原告要求支付的补偿金额不能支持,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的主要理由是:虽然铁路对原告矿权形成压覆,但原告仅享有探矿权,不享有采矿权;双方的补偿应当按照国土资源部“137号文”的规定,采用成本补偿的原则进行,但双方委托形成的评估报告等不符合成本补偿的原则;且2015年11月的备忘录因其形成于一审诉讼期间,所以不能作为判决依据。
原告不服一审判决依法上诉。
【争议焦点】二审上诉至最高人民法院后,法院认定的焦点是:案涉项目压覆资源所涉矿业权价值如何补偿。
【法院观点】
1、探矿权和采矿权的性质及压覆时的补偿原则:在我国,探矿权和采矿权均实行有偿取得制度,均属于用益物权。探矿权作为一种用益物权,其具有自身的价值,不仅包括探矿权人对其取得《矿产资源勘查许可证》范围内矿产资源的占有、使用权,还应包括探矿权人对矿产资源的物权收益权。
因此,对探矿权这种用益物权的损害赔偿责任,应基于该种用益物权的财产价值来确定,而不能简单地等同于权利人对该种用益物权的实际投入,侵害探矿权应补偿或赔偿其相应的财产价值。
2、关于国土资源“137号文”的效力:该文件是由国土资源部对进一步做好建设项目压覆重要矿产资源审批管理工作的管理性文件,强调的是相关行政管理部门的审批管理职责,不能直接作为处理民事主体之间民事权益纠纷的依据。且该文件亦未排斥民事主体之间协议补偿的方式。
3、补偿标准如何确定:双方已签订文件同意压覆,同意按照国家政策补偿。《协议书》《备忘录》作为各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其中约定的补偿金额应当予以确认。被告认为违反137号文“成本补偿”原则的理由不能成立。
【案件结果】
因此,最高人民法院二审撤销了一审判决错误之处,直接改判支持原告合理的补偿请求,责令被告支付剩余补偿款1300余万元。
【案例启示】
通过最高院的上述案例,压覆争议中最核心的几个问题均得到确认:
1、压覆矿权资源的补偿价值,应以实际资产价值为标准。探矿权和采矿权,均属我国物权法明确规定的用益物权范围,应以“物权”的基本原则加以保护。
2、国土资源部对于压覆补偿范围的规定,主要是从行政机关管理角度出发制定,不能直接作为补偿的标准和依据。
3、压覆补偿作为民事权利,如果当事人各方有约定的,应当尊重各方协商确定的内容,不宜以行政机关的管理性规定而直接否认当事人达成的补偿意见。
从本案例也可以看到,压覆争议的时间长、事件多、专业性高,很多的沟通、谈判过程和细节都可能影响到压覆补偿的结果,万万不可掉以轻心或简单应对。
为了争取获得合理的压覆补偿,别忘了尽快联系擅长矿权压覆的专业雨仁律师哦!

关注雨仁律师事务所官方微信

雨仁律师事务所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26号恒华国际商务中心A座422室
邮编:100045电话:+8610-58566980/1/2/3 传真:+8610-58568919
版权所有 2015-2017 雨仁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706317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813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