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ENGLISH

雨仁研究

雨仁研究 > 理论研究 >

冼春雷、潘佳浔:债务清偿顺序,究竟是“先本后息”还是
债务清偿顺序,究竟是“先本后息”还是“先息后本”?
一、引言
执行中还款本息顺序问题,对债务本息的清偿顺序,当事人约定优先,若当事人没有约定,应当采用“先本后息”的清偿顺序。
二、典型案例
周胜喜与长甸镇政府企业出售合同纠纷一案,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3年12月8日作出(2003)辽民二合终字第257号民事判决,判令:一、撤销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2002)丹商重字第5号民事判决;二、长甸镇政府在本判决生效后三个月内,负责将周胜喜所购买的原长甸镇砂轮厂所欠中国农业银行宽甸满族自治县支行贷款中的2,471,679.16元范围内,从1997年11月30日起办理债务转移,由政府授权经营公有资产的部门承接此笔债务;三、长甸镇政府不能按期办理上述债务转移,对周胜喜在2,471,679.16元范围内,从1997年11月30日起承担赔偿责任。
在执行过程中,丹东中院于2017年10月31日作出(2011)丹执字第135号通知:“因双方当事人对本案本金所生成的利息计算的数额差距较大,被执行人镇政府(即长甸镇政府)申请对本案利息不服进行审计核算并承担审核费用。2017年4月10日,辽宁汇达联合会计师事务所作出辽汇审(2017)35号鉴定报告,鉴定结果:被执行人长甸镇政府尚欠赔偿款本息合计6,641,337.80元。
    丹东中院认为:在执行过程中,关于迟延履行期间债务利息的计算,根据2014年8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程序中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规定,本解释施行时尚未执行完毕部分的金钱债务,本解释施行前的迟延履行期间债务利息按照之前的规定计算;施行后的迟延履行期间债务利息按照本解释计算。即2014年8月1日之前未执行完毕部分的金钱债务,利息应分阶段进行计算。2009年5月18日之前,对于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及相应利息,根据司法实践,一般按照先本后息的原则进行清偿。自2009年5月18日起,根据该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执行工作中如何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等问题的批复》第二条规定,执行款不足以偿付全部债务的,应当根据并还原则按比例清偿法律文书确定的金钱债务与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但当事人在执行和解中对清偿顺序另有约定的除外。即自2009年5月18日起,执行款不足以偿付全部债务的,根据并还原则按比例清偿法律文书确定的金钱债务与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自2014年8月1日起,根据该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程序中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规定,被执行人的财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的,应当先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金钱债务,再清偿加倍部分债务利息,但当事人对清偿顺序另有约定的除外。即自2014年8月1日起,执行款不足以偿付全部债务的,一般按照先本后息的原则进行清偿。
    异议人周胜喜不服本院(2011)丹执字第135号通知,向丹东中院提出书面异议,丹东中院认为其作出的(2011)丹执字第135号通知符合法律规定。裁定驳回异议人周胜喜的异议请求。          
三、实务总结:
(一)一般债务的清偿顺序
《合同法司法解释二》,解释第二十条规定:
债务人的给付不足以清偿其对同一债权人所负的数笔相同种类的全部债务,应当优先抵充已到期的债务;几项债务均到期的,优先抵充对债权人缺乏担保或者担保数额最少的债务;担保数额相同的,优先抵充债务负担较重的债务;负担相同的,按照债务到期的先后顺序抵充;到期时间相同的,按比例抵充。但是,债权人与债务人对清偿的债务或者清偿抵充顺序有约定的除外。
第二十一条规定:
债务人除主债务之外还应当支付利息和费用,当其给付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时,并且当事人没有约定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顺序抵充:(一)实现债权的有关费用;(二)利息;(三)主债务。
这两条是对清偿冲抵的系统性的规定,具体到本息的清偿顺序,采取的是“先息后本”的原则。
(二)强制执行中债务的清偿顺序
强制执行阶段,对一般债务利息仍适用“先息后本”原则,对加倍债务利息才适用“先本后息”原则。
(1) 强制执行中的延迟履行利息与一般债务的清偿不属于同一性质。
   《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延迟履行利息虽然是由债务人向债权人支付,对债权人来说起到一定的补偿作用,但同时也属于《民事诉讼法》对被执行人不按生效法律文书要求履行金钱给付义务而科以公法上的制裁,带有一定的公法性和惩罚性。
(2)一般债务利息与加倍债务利息共同构成“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程序中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规定: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计算之后的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包括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和加倍部分债务利息。”
此条的创举在于将一般债务利息从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金钱债务中分离出来,与加倍部分的债务利息共同构成“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第一条第二款规定:
    “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根据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方法计算;生效法律文书未确定给付该利息的,不予计算。”
第三款规定:
“加倍部分债务利息的计算方法为:加倍部分债务利息=债务人尚未清偿的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除一般债务利息之外的金钱债务×日万分之一点七五×迟延履行期间。”
计算一般债务利息,根据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基数、起止时间、利率等计算;计算加倍部分债务利息直接根据《解释》规定的方法计算,二者之和就计算出“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3)清偿顺序:加倍部分债务“先本后息”,一般债务“先息后本”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程序中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规定:
“被执行人的财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的,应当先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金钱债务,再清偿加倍部分债务利息,但当事人对清偿顺序另有约定的除外。”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负责人在发布会上的答记者问,之所以做此规定是因为,加倍部分债务利息与一般债务利息不同,计算加倍部分债务利息只是一项执行措施,相比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债权较为次要。所以,加倍部分债务利息应当后于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债权受偿。
解释规定的“先本后息”顺序仅是加倍部分债务利息与其他金钱债务的清偿顺序,不包括本金、一般债务利息和实现债权的费用三者之间的清偿顺序,与《合同法司法解释二》并不冲突。
(4)执行时间问题
双方当事人对于债务本息清偿顺序并没有明确约定,执行时间在2014年8月1日前的,法院应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执行工作中如何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等问题的批复》中的“并还原则”计算执行付款。
在2014年8月1日后的,应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程序中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规定,被执行人的财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的,应当先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金钱债务,再清偿加倍部分债务利息。但若当事人双方达成调解协议约定先还利息再还本金的,在后续履行过程中,当事人支付部分执行付款时,应按照约定的先扣除利息部分,再扣除本金部分,尚未清偿的本金可以继续计算逾期利息。
所以,当事人在计算迟延履行加倍利息时,需要注意执行时间,即在2014年8月1日以后,被执行人的财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的,应适用“先本后息”的清偿顺序原则计算执行付款。
四、案件来源:
中国裁判文书网:《宽甸满族自治县长甸镇人民政府企业与周胜喜出售合同纠纷执行裁定书》[(2017)辽06执异43号]



关注雨仁律师事务所官方微信

雨仁律师事务所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26号恒华国际商务中心A座422室
邮编:100045电话:+8610-58566980/1/2/3 传真:+8610-58568919
版权所有 2015-2017 雨仁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706317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813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