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ENGLISH

雨仁研究

雨仁研究 > 理论研究 >

范小强:申请在先探矿权出让方式的前世今生

为实施《国务院关于印发矿产资源权益金制度改革方案的通知》(国发〔2017〕29号,以下简称29号文),财政部、国土资源部联合印发了《财政部国土资源部关于印发<矿业权出让收益征收管理暂行办法>的通知》(财综〔2017〕35号,以下简称“35号通知”),35号通知已于2017年7月1日施行。

 

35号通知第二条规定:“申请在先方式取得探矿权后已转为采矿权的,如完成有偿处置的,不再征收采矿权出让收益;如未完成有偿处置的,应按剩余资源储量以协议出让方式征收采矿权出让收益。尚未转为采矿权的,应在采矿权新立时以协议出让方式征收采矿权出让收益。”为了全面理解该段话,我们有必要了解申请在先出让方式的前世今生。

 

我国矿产资源法规定,勘查、开采矿产资源,必须依法分别申请、经批准取得探矿权、采矿权,并办理登记。《矿产资源法实施细则》进一步明确规定,探矿权是指在依法取得的勘查许可证规定的范围内,勘查矿产资源的权利。取得勘查许可证的单位或者个人称为探矿权人。

 

1998年2月,国务院颁布了《矿产资源勘查区块登记管理办法》,该行政法规第八条第一款规定“登记管理机关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40日内,按照申请在先的原则作出准予登记或者不予登记的决定,并通知探矿权申请人。对申请勘查石油、天然气的,登记管理机关还应当在收到申请后及时予以公告或者提供查询。”至此,我国确立了探矿权登记的申请在先原则。

 
 

一.申请在先原则的含义及确立背景

 
 

 

申请在先原则,“是指登记管理机关在授予探矿权时根据收到探矿权申请的时间先后次序决定探矿权申请案的审批登记顺序的一种法律制度。”

 

申请在先原则不仅在我国矿业立法史上有传统,而且也符合国际惯例。

 

清朝末年颁布的《大清矿务章程》对探矿权授予采用申请在先原则,其附章第七条关于堪矿次第的规定是:“设使禀请堪矿执照者有数人皆指请一处之地,其最先具呈之禀应当优先核夺,如果该禀不能核准,则按各禀次序先后核夺。”

 

在确立申请在先原则之前,我国实行的是以“择优登记”为主,其他原则为辅制度。1987年国务院颁布了《矿产资源勘查登记管理暂行办法》,在处理两个或者两个以上单位申请同一地区的同一工作对象的问题时,虽然采取“择优登记”原则,已把申请登记在先作为候补原则之一。

 

据原地质矿产部政策法规司,地质勘查计划管理司主编的《<矿产资源勘查区块登记管理办法><矿产资源开采登记管理办法><探矿权采矿权转让管理办法>条文释义》介绍当时立法背景:“早申请者优先是市场经济国家出让矿业权的一种主要方式。根据这一原则,登记管理机关将探矿权授予第一位符合申请条件的申请人。但通常申请人还有许多条件需要遵守,其中包括政府同意申请人所提出的工作计划等。在矿产资源前景不明朗或者首次申请的情况下,这种方式更为常见。如澳大利亚西澳州授予矿权的总原则是授予申请时间在先的申请者。美国对“可标界矿产”的矿权出让采用的也是这种办法。韩国矿业法规定,矿业权授予首位申请者,有多名申请者同时申请时,则抽签决定。”

 

由于勘查区块申请被批准后,权利人享有用益物权,权利人在该区块内享有独占性、排他性的勘查申请矿种的权利,因此,实行申请在先原则是探矿权具有排他性的内在要求,是避免探矿权属纠纷、维护探矿权人合法权益的有效措施,有利于维护正常的勘查秩序。

 
 

二.从申请在先原则到申请在先出让方式的转变

 
 

 

《矿产资源勘查区块登记管理办法》第八条在规定申请在先原则的同时,在第十六条同时规定了招投标有偿取得方式。这种立法安排是当时市场经济理念在矿业权市场和矿产资源勘查开发领域的体现。

 

随着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的发展,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不断完善,2006年1月,原国土资源部印发《关于进一步规范矿业权出让管理的通知》(国土资发〔2006〕12号),对矿业权出让方式进行了全面的、全新的规划。根据矿产资源地质勘查风险属性,将矿种划分为高风险矿种、低风险矿种和无风险矿种,然后以分类管理原则,形成了高风险矿种适用申请在先方式出让、低风险及无风险矿种适用招拍挂、特殊情形适用协议出让的探矿权出让制度。明确规定属于《矿产勘查开采分类目录》规定的第一类矿产的勘查,并在矿产勘查工作空白区或虽进行过矿产勘查但未获可供进一步勘查矿产地的区域内,以申请在先即先申请者先依法登记的方式出让探矿权。

 

针对高风险矿种适用申请在先方式出让,具有内在的合理性和外在的法律依据。

 

矿产资源勘查属于高风险项目,勘查程度越低风险越大,高风险矿种的风险勘查更甚,“从发现众多矿点到探获一个经济矿床的成功率很低,一般只有1%~2%” 。针对该类高风险矿种,以申请在先的方式设立探矿权,可以降低风险勘查市场门槛,吸引更多的市场主体和资金进入风险勘查领域,弥补国有地勘单位、国有企业勘查资金不足问题,并推动我国矿产资源勘查开采秩序良性发展。

 

这也符合当时《国务院关于加强地质工作的决定》“鼓励各类社会资本参与矿产资源勘查,培育壮大商业性勘查市场主体,确立企业在商业性矿产资源勘查中的主体地位”体现的立法精神。

 
 

三.申请在先出让仍是我国当前重要的探矿权出让方式

 
 

 

虽然《国务院关于全民所有自然资源资产有偿使用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国发〔2016〕82号)和《国务院关于印发矿产资源权益金制度改革方案的通知》(国发〔2017〕29号)并没有提及申请在先出让方式,并且河北、青海、四川等部分省区已经发布正式文件取消了申请在先出让方式,但是《矿业权交易规则》(国土资规〔2017〕7号)仍将申请在先作为探矿权出让的重要方式之一,而且实践中申请在先方式出让探矿权综数占据相当大比例。表1可知,总体上看,招拍挂探矿权占出让总宗数是上升的,这说明国家政策强力推进探矿权竞争性出让的效果比较明显。但是,非招拍挂出让探矿权宗数主要包括申请在先和协议出让,仍然占据历年出让总宗数的六成以上。考虑到,协议出让已经被国家政策严格限制的现实,可以推断,申请在先方式出让探矿权仍是我国当前重要的出让方式。


 

① 董晓芳,文志岳:地质勘查风险与风险勘探投资,载《地质技术经济管理》2000年4月第2期。


关注雨仁律师事务所官方微信

雨仁律师事务所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26号恒华国际商务中心A座422室
邮编:100045电话:+8610-58566980/1/2/3 传真:+8610-58568919
版权所有 2015-2017 雨仁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706317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813

加载中...